Home 第112期 益生菌的攝取對代謝症候群的影響
發表於: 第112期

益生菌的攝取對代謝症候群的影響

為此項目評分
(1 vote)
作者:Pei-Ju Chen

代謝症候群並非一種疾病,而是代謝功能異常的現象,由於代謝症候群的發生與腦血管疾病、心臟病、糖尿病、高血壓等疾病有密切關係,此外,代謝症候群也和癌症與肥胖有關,這些疾病在世界各國都是主要死因,因此對於代謝症候群的控制與預防越顯得重要。

依台灣衛福部的代謝症候群定義,以下五項危險因子中,若包含三項以上,就可以判定為代謝症候群:(1)腰圍過大:男性>=90 cm ,女性>=80 cm ;(2)血壓過高:SBP>=130 mmHg或DBP>=85 mmHg 或有服降血壓藥物者;(3)高密度脂蛋白過低:男性<40 mg/dl,女性<50 mg/dl;(4)空腹血糖值過高:FG>=100 mg/dl或有服降血糖藥物者;(5)三酸甘油酯過高:TG>=150 mg/dl。根據台灣營養健康狀況變遷調查,2005~2008年國人代謝症候群的調查結果顯示,男性代謝症候群之盛行率隨年齡上升,19-30歲以及65歲以上年齡層的代謝症候群盛行率分別為8.2%與44.5%;女性的代謝症候群盛行率亦隨年齡增加而上升,且增加速度更為快速,19-30歲的之代謝症候群盛行率為2.2%,65歲以上年齡層有57.3%之女性罹患代謝症候群。45-65歲年齡層,不論男女,代謝症候群之盛行率均約為3成。

 

代謝症候群的發生原因,有一部分來自遺傳因素,家族中有高血壓、糖尿病、高脂血症的人,其代謝症候群的機率比一般人高,但不良的生活型態對代謝症候群的發生具有更大的影響,例如高油高糖高鹽低纖的飲食、抽菸、喝酒、久坐少動、生活壓力大,因此針對已經進入臨床期的各個危險因子,除了可以進行必要的藥物治療,更重要的是需要了解健康的生活型態,才能真正減少代謝症候群的發生。腸道中的微生物對於人體的代謝功能扮演重要的角色,例如對於醣類、蛋白質、脂肪的分解,以及對能量與營養素的吸收,還有腸道的活動狀態,因此有研究針對腸內菌與代謝症候群的相關性進行研究,發現腸道菌相的異常和代謝性症候群的發生有關,而飲食是腸道菌性的重要影響因子,因此若能透過益生菌的攝取,將可能影響腸道菌相,進而改善代謝症候群。

 

乳桿菌屬(Lactobacillus)和雙歧桿菌屬(Bifidobacterium)是最常被食用的益生菌,包括有Lactobacillus rhamnosus、Lactobacillus acidophilus、Lactobacillus plantarum、Lactobacillus reuteri、Lactobacillus gasseri、Lactobacillus paracasei、Lactobacillus casei、Lactobacillus salivarius、Bifidobacterium animalis subsp. Lactis、以及Bifidobacterium bifidum,這兩種菌屬也是腸道的主要微生物。2019年發表的系統性回顧與統合分析論文中,回顧2000年一月到2018年一月所發表的隨機對照臨床試驗(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探討益生菌的使用與否對代謝症候群的影響。剔除各種不符合需要的論文(例如:沒有對照組別、非隨機對照臨床試驗、只針對器官進行研究而非整個人體…),最後共回顧並分析了18篇臨床試驗論文。

 

所有論文中,共有1544位受試者,包括內臟脂肪面積過多(n=210)、肥胖與高血壓(n=93)、高膽固醇血症(n=66)、身體質量指數高於25(n=792)、肥胖與脂肪肝(n=20)、高風險孕婦與產婦(n=323)、以及第二型糖尿病(n=40);實驗組別食用的益生菌型態包括食物、膠囊、或是錠劑,對照組則食用不含益生菌的食物或膠囊錠劑的安慰劑,這些實驗中使用的益生菌包括L. gasseri、L. plantarum、L. acidophilus、B. bifidum、L. paracasei、L. rhamnosus、L. reuteri、L. casei、L. salivarius以及B. animalis subsp lactis。

 

內臟脂肪面積、腰圍、臀圍、腰臀比、身體質量指數以及其他體位測量(例如身體組成)是用來評估代謝症候群的風險的非侵入性指標,其評估方式比起其他生化指數(例如:血糖、血脂、尿酸、胰島素、糖化血色素…)更為經濟,在低收入區域服務的臨床工作者也能使用體位測量方式可以進行流行病學的調查與常規的臨床業務。身體質量指數(body mass index;BMI)是相當簡易測量與計算的指標,25 kg/m2以上為過重,30 kg/m2以上為肥胖,在8個以身體質量指數為評估指標的研究中,有4個研究結果發現實驗組與對照組之間的身體質量指數有顯著性差異,但另外4個研究中身體質量指數則沒有顯著改變;若將這8個實驗(共599位受試者)的結果合併,使用乳桿菌(L. planetarium、L. gasseri、L. plantarum、L. acidophilus、L. rhamnosus、L. rhamnosus、L. acidophilus、L. casei)和雙歧桿菌(B. lactis)在身體質量指數並沒有顯著差異(p=0.06)。

 

腰圍、臀圍、以及腰臀比是另外三個評估代謝症候群的指標,因為腰臀比可以反映腹部脂肪的比例(特別是內臟脂肪),因此比起單純使用身體質量指數,腰臀比對於代謝症候群的風險更具有意義;在分析的論文中,有6個研究在使用益生菌後明顯改變了腰圍或臀圍,但有其他5個研究並沒有看到顯著性改變。

 

身體脂肪質量(body fat mass)以及身體脂肪比例(body mass percentage)在兩個實驗中可以看到益生菌的介入具有顯著性的改變,但另外五個實驗則沒有顯著影響,整合569位受試者共7個研究,身體脂肪質量並沒有顯著改變(p=0.07)但整合了6個研究結果共519位的數據可以看到身體脂肪比例在經過實驗後有顯著的改變。

 

代謝症候群的個案收縮壓與舒張壓通常較高,若未接受治療則會引起心血管疾病與死亡,有一則研究發現益生菌可以降低收縮壓與舒張壓,另一個研究則發現益生菌的介入會顯著降低收縮壓但使舒張壓升高,若將6個使用收縮壓與舒張壓為指標的研究整併,益生菌的介入並未對血壓造成顯著影響。

 

代謝症候群的個案血液中的生化值通常會有一些異常,包括空腹血糖、空腹胰島素、血脂、以及糖化血色素。空腹血糖是評估糖尿病的指標,分析7則文獻後發現,益生菌的使用對空腹血糖沒有顯著的影響。空腹胰島素是另一個代謝症候群的指標,胰島素的異常是糖尿病的風險因子,但在研究中並沒有發現益生菌對胰島素有顯著的影響。三酸甘油酯、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以及總膽固醇是常用的血脂肪指標,在使用血脂肪做為評估指標的研究中,僅有一個發現益生菌能顯著降低總固醇、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以及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另外有兩個研究發現實驗組與對照組的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有顯著差異,整合9個實驗後可以看到益生菌的使用能顯著降低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有三個研究分析了糖化血色素,但實驗組和對照組間的糖化血色素並未有顯著差異。

 

這則系統性回顧與統合分析論文中,可以看到乳桿菌與雙歧桿菌的使用對於身體脂肪質量、身體質量指數、腰圍、臀圍、腰臀比、血糖、糖化血色素A1c、血壓、胰島素、總膽固醇、三酸甘油酯、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並不具有顯著影響,但能夠改變身體脂肪比例與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因此益生菌可能具有改善代謝症候群的潛能,可以作為代謝症候群的補充療法。

 

 

 

參考資料

Dong Y, Xu M, Chen L, Bhochhibhoya A. 2019. Probiotic food and supplements interventions for metabolic syndrome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recent clinical trials. Ann Nutr Metab 74:224-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