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第110期 幼童的體重與動作表現
發表於: 第110期
主題:

幼童的體重與動作表現

為此項目評分
(0 投票)
作者:Pei-Ju Chen

體重過重與肥胖已是全球性的問題,根據統計,全球的肥胖成人從1995年到2000年的時間內,從2億人增加為3億人,2005年的肥胖人口超過4億、16億人口為體重過重,成長幅度十分驚人,而肥胖的問題不僅發生在成人,青少年、兒童、學齡前兒童的肥胖比例也逐年增加。

肥胖對成人而言是一種慢性疾病,肥胖帶來的健康問題與社會成本十分可觀,多種慢性疾病的發生都和肥胖有關,包括第二型糖尿病、代謝症候群、高血壓、心血管疾病、中風、癌症、高尿酸血症、睡眠呼吸中止、女性內分泌異常等,這不僅造成個人與家庭的問題,也是整個國家的負擔,台灣國人十大死因中與肥胖相關的疾病超過五成,台灣健保花費在肥胖相關疾病上的比例也十分龐大。對幼兒與兒童而言,雖然體重過重與肥胖未必引發與成人一樣的慢性疾病,但幼兒、兒童及青少年的肥胖,通常會延續到成人時期;根據研究,幼兒(六歲以前)肥胖者,有三成在成年後仍肥胖,學齡期學童的肥胖則約有半數會延續至成年,青春期的肥胖則有將近八成的比例會發展為成人肥胖,因此若能有效控制幼兒、兒童、以及青少年的體重過重與肥胖問題,對台灣的醫療、健保、經濟都非常重要;幼兒、兒童或青少年的肥胖對健康一樣有不良的影響,包括對生長的影響(例如月經過早、荷爾蒙分泌異常、陰莖短小),也會影響其社會心理發展,包括自卑或憂鬱。

 

有研究指出,過多的脂肪組織和基本動作技能(fundamental movement skills)呈負相關姓,雖然目前對兩者的因果關係尚未有定論,但有比利時的研究發現這兩者間是互相影響的,也有智利研究認為肥胖導致後續基本動作技能下降。基本動作技能的發展也牽涉到環境因素,社會經濟狀態對於基本動作技能的發展是有正向影響的,鄉下長大的孩童的心肺和肌肉健康狀態也比都市的孩童要好,不過也有研究持相反的看法,他們認為城市的開發程度、交通密度、房子的大小與後院的大小與基本動作技能並沒有相關性。從這些不一致論點可以看到孩童的動作表現和身體脂肪組織之相關性,還牽涉到許多可能的環境影響因子,且需要以縱貫性研究(longitudinal research)取代橫斷面研究(cross-sectional study),才有機會找出兩者間的因果關係。因此,2018年發表的論文中,利用3~5歲的孩童進行研究,以了解體脂肪和基本動作技能的因果關係,並試圖了解社會經濟狀態與地理環境的影響。

 

研究在葡萄牙馬德拉(Madeira)和聖港島(Proto Santo Island)進行,自學校中收集了272位三歲孩童資料,包括體位測量與運動表現評估,並在孩童四歲與五歲時再次進行評估調查,在過程中有25.7%的孩童因為搬家或轉學而退出。學齡前的運動評估內容包含接球、撿球、間歇跑、立定跳遠、平衡、擲球,體位測量包括身高、體重、身體質量指數,此外並利用問卷調查孩童家庭的社會經濟狀況,如:雙親的職業、教育程度、收入、住家條件、居住區域等,地理區域則依照中心性指數(centrality index)將之區分為市區、城郊、郊區。實驗中所收納的孩童性別比例符合該區的人口比例,身高與體重都落在世界衛生組織的正常範圍內,第一年時,體重過重與肥胖的男童與女童分別為4.9%與14.7%,第二年與第三年的比例則分別為10.5%與22.5%(第二年),以及13.3%與26.4%(第三年);男童與女童都有超過六成屬於高社經族群,超過四成居住在市區。根據統計結果,幼童的身體質量指數和立定跳遠的表現呈現負相關,亦即身體質量指數較高的幼童在立定跳遠上的表現較差,但身體質量指數和其他動作評估內容則沒有顯著的相關性;且身體質量指數和運動表現的相關性在男童與女童上有相近的結果,性別間並沒有差異;而運動表現和社會經濟狀態間的關係,擲球表現和社經地位呈正相關,但整體來說社經地位較高的幼童運動表現較差,和市區的孩童相比,城郊的孩童接球表現較佳,郊區的孩童立定跳遠的表現較好。

 

體重過重與肥胖的定義,可以透過多種方式來判定,包括較常用的身體質量指數(body mass index)、重高指數(weight-for length index)、皮層脂肪(skinfold thickness)、腰臀比(waist-hip ratio),也可以透過生物電阻法、核磁共振等方式來檢測。因為幼兒、兒童、以及青少年仍在生長發育的階段,因此肥胖與過重的定義不能像成人一樣以單一的標準來判定,需要同時考量到年齡與性別,各國也會根據當地孩童的身高體重資料來制定標準體位,再透過對比標準值來定義成幼童、學童以及青少年的過重與肥胖,以美國為例,當身體質量指數大於等於同齡同性別兒童的95百分位,被定義為過重,澳洲則將90百分位作為過重的標準、97個百分位為肥胖。

 

肥胖的因素很多,包括遺傳與環境因素,前者是難以調整的因子,因此控制環境因素是控制幼童、學童與青少年肥胖的主要策略,環境因素包含了飲食習慣不量、身體活動不足、生活型態不正常、家庭中對肥胖相關知識不足等因子,例如家長提供零食與含糖飲料作為孩子的點心、看電視或使用電腦或手機為家庭成員的主要休閒活動、對於健康均衡飲食有錯誤的了解,因此體重控制的策略需要從家庭與學校著手,並將介入年齡向下調整至學齡前階段,及早建立良好生活型態,提供安全的環境設施與活動場所,提供飲食、營養、健康、活動相關知識的指導,加強的孩童與青少年的改變動機等,對於體重控制與健康促進尚將會有正面的幫助,使兒童能夠健康快樂成長。

 

 

 

參考文獻

Antunes AM, Freitas DL, Maia J, Hedeker D, Gouveia ER, Thomis M, Lefevre J, Barnett LM. 2018. Motor performance, body fatness and environmental factors in preschool children. J Sports Sci 36:2289-2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