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第094期 抗焦慮用藥可能提高青少年的賭博行為?
發表於: 第094期
主題:

抗焦慮用藥可能提高青少年的賭博行為?

為此項目評分
(0 投票)

作者:Pei-Ju Chen

研究發現,狀態性焦慮(state anxiety)與特質性焦慮(trait anxiety)較強烈的青少年,有較嚴重的賭博問題。狀態性焦慮又稱為情境性焦慮,在特定的精神壓力情境之下,產生憂慮、緊張、憂慮、恐懼等主觀感受的情緒反應,包含特定行為或表情,當該壓力情境消失,焦慮感受也會消失。特質性焦慮則屬於一種人格特質,為一個人面對情境事件時的焦慮傾向。焦慮相關的特性(例如:感到緊張)通常和賭博行為同時發生,且可以利用藥物治療。

許多年輕人都因為有胃痛、頭痛、難以入睡、容易緊張等問題而就醫並使用藥物。為了緩解焦慮引起的不適症狀,父母通常傾向讓孩子使用這些處方藥物來治療焦慮症狀,幾個研究調查指出,11~15歲青少年因為焦慮而使用藥物的比例高達6~7%,而這類藥物的副作用包括衝動性行為與認知功能障礙,這可能會提高從事風險性行為的機會。研究發現處方抗焦慮藥物diazepam會使患者在解決較困難的問題時需要更多的嘗試才能得到正確的解答,且會做出風險性較高的選擇,同時高劑量的抗焦慮藥物會降低抑制控制能力(inhibitory control),因而增加了反應抑制能力(go/no go task)與持續性專注力(rapid visual information processing task)的錯誤。抑制控制能力的降低和衝動性或侵略性行為的增加有顯著的相關性。 


過去研究也發現了抗焦慮藥物的使用和風險性行為有顯著的關聯性,例如暴飲暴食、抽菸,因此抗焦慮藥物的使用被認為是風險性行為的危險因子。另一方面,非物質濫用的成癮行為(例如:賭博、瘋狂購物、沉浸於電玩)的出現可能是為了調控負向情緒。賭博行為的分析中,部分賭博的人為情緒障礙患者,他們的情緒不穩定,常出現憂鬱與焦慮症狀,也就是容易出現負面的感情;對這些人來說,賭博是一種調節負面情緒狀態的因應方式。人格特質在物質濫用的發生與持續也有極大的影響,容易情緒化、情緒不穩定的神經質人格特質,以及面對強烈的情緒狀態容易出現衝動性行為的急迫人格特質都是賭博相關疾患的風險因子。

 

使用藥物的青少年和抽菸喝酒等物質使用的風險行為有關,賭博的風險和其他成癮行為的風險相似,因此2017年一個義大利研究試圖探討抗焦慮藥物的使用與問題賭博(problem gambling)的相關性。

 

研究中的受試者為15歲的中學生,共有20791位,44%有心理症狀(情緒第、不安、脾氣不好、覺得緊張、難以入睡),16%有生理症狀(頭痛、背痛、胃痛),女性都高於男性,12%的學生同時具有心理與生理症狀。過去一個月內曾使用處方藥物用意以治療緊張焦慮的有6%(男性5%、女性8%)。

 

一周抽超過一根香菸者有24%,喝醉超過兩次的也有24%。另外利用量表來了解受試者的賭博行為,0~1分者沒有賭博問題,2~3分者有賭博風險,4分以上為問題賭博,占了受試者的6%(男性10%,女性2%)。問題賭博的勝算,使用抗焦慮藥物的青少年是沒有使用藥物的青少年的三倍,但心理症狀和抗焦慮藥物的使用之間沒有顯著相關性。

 

這是第一個全國性的針對青少年病態性賭博以及抗焦慮藥物使用的相關性之研究,可以看到抗焦慮藥物的使用增加了賭博的嚴重性。但由於這個研究是現況調查,屬於橫斷式的測量(cross-sectional study),因此無法了解藥物的使用和賭博行為的因果關係,關於抗焦慮藥物的使用以及問題賭博之間的相關性有數種可能的解釋。

 

Benzodiazepine類藥物是廣為使用的抗焦慮藥物,在義大利,BZ類藥物的使用一直在增加,大部分的BZ類藥物被用作抗焦慮用途,具有自我控制降低(降低抑制控制能力)與提高風險性行為參與度的副作用,例如賭博。病態性賭博被歸類為一種成癮,透過賭博,賭博者可以獲得快感,類似物質成癮者的行為。

 

從神經藥物學的角度也支持這樣的結果。GABAA受體系統的改變可以活化中腦中多巴胺系統迴路,進而影響大腦對不確定性結果的反應;當BZ類藥物作用在GABAA受體上,BZs便能降低抑制控制能力且影響獎懲系統的敏感度,進而對賭博行為有負調控。

 

Durand F. Jacobs的成癮理論認為,使用藥物來治療焦慮除了是一種正規的治療方式,也是一種因應健康狀況(身體或心理症狀)與風險行為引發之日常壓力的策略,因此藥物的使用成了逃避賭博引發的張力(高度焦慮與心理壓力)的因應策略。

 

雖然這個研究中收納兩萬多位義大利高中生,但研究中並未調查受試者使用的藥物種類,他們在問卷中回答所使用的藥物可能漏掉了合法使用的藥物或包括了非法使用或不屬於醫療用藥的藥物,加上這是一個現況調查研究,必須要進行長期性研究(longitudinal research)才能得知抗焦慮藥物的使用以及問題賭博之間的因果關係。事實上,衝動的人格特質也會增加賭博風險,使用藥物可以減緩賭博帶來的焦慮症狀;受試者為15歲的高中生,這個年紀的青少年因為仍在發育,因此本來就會比較衝動並更容易嘗試風險行為,因此未來需要針對不同年齡層來進行研究;由於義大利可以合法賭博的最低年齡為18歲,因此針對15歲的高中生進行這樣的調查可能會出現潛在的偏差。

 

這個研究中證實了抗焦慮藥物的使用和問題賭博的增加有關,雖然尚未了解其中的因果關係,但可以提供政策制定者和健康照護專家一些資訊,包括:抗焦慮藥物的使用和賭博嚴重度的增加有關,以及,有發展不當因應行為(例如賭博等成癮行為)的青少年可能會增加處方藥物濫用的風險,因此未來在制定賭博預防策略時需要考慮抗焦慮處方藥物的影響。

 

 

 

參考資料

Canale N, Vieno A, Billieux J, Lazzeri G, Lemma P, Santinello M. 2017. Is Medicine Use for Nervousness Associated with Adolescent At-Risk or Problem Gambling? Eur Addict Res 23:171-176. [Full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