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第090期 壓力與肥胖
發表於: 第090期
主題:

壓力與肥胖

為此項目評分
(0 投票)

作者:Pei-Ju Chen

肥胖的病理因素有很多,包括基因、與成長有關的因素、飲食習慣、能量消耗、以及脂肪組織功能,肥胖的發生也和心理社會有關。

壓力是一個人對環境的反應,可分為急性與慢性壓力,慢性壓力可能會引起或加重肥胖、血脂異常、或是冠狀動脈疾病。生物體來在面對壓力時,交感神經系統和副交感神經系統會產生反應。壓力引起的內分泌不平衡可能引起壓力性進食(stress eating);飢餓素(ghrelin)和壓力、情緒、以及進食過程有關,壓力會影響飢餓素和瘦體素(leptin)的濃度,進而影響體重與肥胖;神經胜肽Y(neuropeptide Y)對肥胖也有重要的影響,周邊神經系統分泌的神經胜肽Y會促進食慾,並促使體內脂肪堆積。

 

腰部周圍臟器脂肪組織的堆積是對環境中的慢性壓力適應良的一種表徵,壓力會破壞體內的動態平衡,進而導致肥胖。疾病行為(sickness behavior)是在感染狀態時病患發生的一些改變行為,生理上會增加與能量平衡相關的賀爾蒙,造成肥胖以維持動態平衡;在這種狀態下,肥胖的發生是一個生物適應性引起的生理反應,而非疾病。

 

有研究發現,兒童肥胖有一部分來自父母壓力,爾後,肥胖被認為是一種壓力疾病,肥胖、慢性疾病、以及心理社會因素都和壓力性進食有關。一個美國研究以1138未成年人(其中937位為非糖尿病患者)進行研究,結果發現壓力性進食和非糖尿病患者的血糖、胰島素、胰島素抗性、以及糖化血色素的增加有關,因此導致體重的增加,針對這類的肥胖患者,需要協助他們調整自己面對壓力時的因應方式,減少壓力性進食。相較之下,社經地位較高者的壓力程度較低、飲食型態較健康、體重也較輕,壓力過高與不健康的飲食行為和較高的體重有關,這些相關性在女性身上更為明顯。對壓力的適應不良會引發食慾而導致健康惡化,特別是飲食型態不正常的患者,這也是壓力導致肥胖或過重的原因。

 

2017年芬蘭的研究中,利用精神醫學的方式來了解肥胖和壓力的關係。因為肥胖而接受身心障礙給付的個案為實驗組,平均體重106.2公斤;因為其他原因接受身心障礙給付的個案為對照組,平均體重72.3公斤。實驗組中,91%的個案有繼發性身體疾病的診斷,最常見的是骨骼肌肉系統與結締組織的疾病,占了38%。對照組的個案以心血管疾病為多,占了20%。

 

根據會談,患者表示自己開始肥胖的時間點,最重要的一個時間是結婚,接著是家庭問題,懷孕、生產、以及流產也和體重的增加有關。個案中有父母離婚或非婚生的情形,除了這兩個原因之外而和父母分開的實驗組個案有23%,明顯較對照組個案9%為多。

 

研究中使用DSM III的五軸式診斷系統,利用第四軸評估心理社會壓力的嚴重程度,並以第五軸來評估過去一年內的適應功能。第四軸中,大約有三分之二的個案有壓力,但實驗組中有較高的比例其壓力程度較高;第五軸的評估中,可以看到對照組的適應功能較佳。

 

對於整體功能的評估,實驗中使用的是global assessment scale(GAS),實驗組個案的GAS分數顯著較低。

 

作者另外分析了個案面對壓力的因應機制,內容包括有(1)我失去耐心,我感到生氣,我的行為具有攻擊性;(2)我感到憂鬱,我責怪自己;(3)我生悶氣,我對其他人生氣;(4)我傾吐出我的擔憂,告訴我的朋友;(5)我外出去度過美好的時光;(6)我試著去想其他事情;(7)我尋求其他人的建議;(8)我試圖去搞清楚為什麼這些事會發生在我身上;(9)我放下一切,我不想再接觸和這有關的任何事;(10)每當開始一個事情時我都會用比之前更多的能量來投入。4、7、8、10代表的是積極接決問題方式,而5、6、9則放棄解決問題。整體的分數在兩組間並沒有差異,但若針對放棄問題解決的項目來評分,實驗駔的分數顯著較對照組低。

 

這是第一個以因為肥胖而接受身心障礙給付者為個案的實驗,不經過篩選而廣納嚴重肥胖的患者。實驗中發現了因為肥胖而接受身心障礙給付的個案(實驗組)有較多的壓力因子。而「結婚」是一個重要的生活壓力因子,家庭問題、和父母分開在實驗組的比例也較高。根據DSM III的第四軸,實驗組的個案的確有更多的壓力,對照組的GAS分數較高。實驗組面對壓力的因應機制比起對照組更為積極,他們更會想要解決生活中所面臨的壓力問題。

 

過去有不少針對壓力和肥胖的研究,例如肥胖女性在兒童時期遭受過性虐待、身體虐待、遺棄、以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比例顯著較高;另一個研究中以5~10歲的孩童為實驗對象,了解孩童父母的壓力,並追蹤孩童的身高與體重,結果發現雙親的壓力與孩童的肥胖具有相關性,因此在臨床上處理過重的孩童時,也需要了解孩童雙親的壓力狀態。也有研究證實了體重和壓力的關係在女性身上更為顯著,而女性又更容易對體重不滿,體重增加會加重女性的壓力,造成惡性循環。慢性壓力會導致肥胖,對壓力的耐受度較低、進食習慣、以及對食物的成癮是導致肥胖的原因。面對壓力的因應方式也會影響體重,若以情緒性進食來面對壓力,更容易導致肥胖。

 

壓力之所以和肥胖會有相關性,可能是因為面對壓力時體內對飢餓與能量的調控都會出現改變。然而壓力、飲食、以及肥胖之間的關係十分複雜,仍需要更大量的研究已確定其因果關係以及機制。在了解壓力和肥胖的相關性後,協助病患控制體重時,要留意他們在生活中的壓力事件,不可忽視壓力所帶來的心理生理影響。

 

 

 

參考資料

Koski M, Naukkarinen H. 2017.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tress and severe obesity: a case-control study. Biomed Hub 2:458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