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身體質量與乳癌風險的相關性
發表於: 第089期

身體質量與乳癌風險的相關性

為此項目評分
(0 投票)
作者:Pei-Ju Chen

體重控制是一個現代人常見的功課,各種健康專業醫療人員都強調體重控制的重要性,因為根據統計來看,體重過重或肥胖,與許多慢性疾病的發生有關,例如糖尿病、高血壓、心血管疾病、腎臟病,對呼吸系統、骨骼與關節、內分泌系統也會有負面影響,甚至一些癌症的發生也和肥胖有關,例如大腸直腸癌、乳癌、食道癌、攝護腺癌、胰臟癌等。

體重的正常與否,最簡單也最常用的評估方式就是身體質量指數,也就是BMI。身體質量指數為體重與身高平方的比值,體重以公斤計,身高以公尺計,不論男女,成年人的BMI介於18.5~23.9為正常,24~26.9為過重,27以上為肥胖。

過去的研究認為,停經前的女性,乳癌的發生率隨著BMI值的升高而降低,但停經後婦女的BMI值與乳癌的發生率則呈正相關,亦即BMI值越高者罹患乳癌的風險越高。學者們認為停經前BMI值與乳癌發生率的相關性差異來自體內的雌激素estrogen。停經前的婦女,腦下垂體前葉會分泌FSH(follicle-stimulating hormone,促濾泡成熟激素),促使卵巢濾泡成熟,這個成熟中的卵巢濾泡會分泌雌激素,雌激素在排卵前達到最高峰,促使腦下垂體前葉分泌LH(luteinizing hormone,促黃體生成素),進而發生排卵;雌激素同時也會刺激乳腺的上皮細胞增生。停經前的女性,一般而言,每個月會有一個卵子成熟並排卵,當卵子沒有受精,便會產生月經,但肥胖的女性由於體內荷爾蒙的紊亂,較常發生未排卵的月經週期,也就是肥胖的女性體內的雌激素濃度不像體重正常的女性一樣會規律上升,因此BMI較高的停經前女性,其乳腺較少受到雌激素的刺激。而停經後的女性,肥胖者體內的脂肪組織較多,脂肪組織會產生雌激素,因此體脂肪較多的女性就有較高的雌激素濃度。

2016年發表的一篇論文,作者建立了一套BMI基因指標,包含84個和BMI相關的基因變數,分析兩個主要資料庫:乳癌研究聯盟(Breast Cancer Association Consortium,BCAC)與DRIVE(Discovery, Biology, and Risk of Inherited Variants in Breast Cancer)的數據,以基因來預測BMI與乳癌風險,共分析了約62000名乳癌患者與83000名健康女性。結果發現,在BCAC的數據中,基因預測身體質量指數與乳癌風險呈負相關,BMI每增加5 kg/m²,勝算比(odds ratio)為0.65,不論停經前或停經後的婦女都有相似的結果,在DRIVE的數據中也得到相似的結果,勝算比(odds ratio)為0.72。在84個與BMI相關的單核苷酸變異(single nucleotide polymorphism,簡稱SNP)中,有17個和乳癌風險有顯著相關姓,其中有16個增加BMI的相關等位基因與乳癌風險的減少有關。

由於這個論文所得到的統計分析結果和過去大家所認知的結果有所出入,作者群解釋,BMI和乳癌相關性的基因預測對年輕或中年時期較有意義,因為年長後,導致BMI值過高的還有其他環境因子,而這些環境因子同時也與乳癌的風險增加有關。

一直以來大家所認為的BMI或肥胖與乳癌的相關性,被這個論文推翻了嗎?這個論文提及的BMI相關基因能否真的預測乳癌發生的風險呢?2017年Berstein提出自己的看法:

首先,他認為2016年的這篇論文中使用的數據來自歐洲,分析的主要是歐洲種族,因此無法預測其他地區或其他種族是否會有一樣的結果。

BMI值過高,並不等同於肥胖,要定義是否肥胖,除了身高體重的數據外,還需要身體組成的分析,特別是身體質量中脂肪與肌肉的比值。此外,還要考慮到肥胖的異質性,例如:肥胖可分成伴有胰島素抗性代謝性疾病的標準型肥胖,以及沒有胰島素抗性或代謝性疾病的健康型肥胖。

在沒有考量身體活動量的情況下,不能粗淺的利用BMI用來預測不同年齡的女性的乳癌風險。2013年的研究中就發現心肺適能(cardiorespiratory fitness)隨著年齡而降低,特別在60歲後急速下降,而女性在50歲時身體活動量最大,之後會減少,到60歲後則趨於穩定;而BMI整體而言會隨著年齡增加,60歲過後的增加程度趨緩;也就是說,活動量看起來和BMI有關(活動量較低的成年女性比起活動量較高的女性有較高的BMI值),但BMI的軌跡和基礎活動量之間並沒有相關性。另一個針對日本女性的研究中發現,身體活動量會影響乳癌基因對乳癌風險的影響力。

除了乳腺上皮組織,乳癌的風險與進程還有其他的影響因子。例如:停經後的女性,乳癌的風險不但和血液中的雌激素濃度有關(也就是脂肪組織所分泌的雌激素),但可別忽略了雌激素有很大一部分是由乳房組織本身所製造的,卵巢生成的雌激素會隨著年齡而降低,但乳房局部生成的雌激素不會,因此在比較停經前後的女性族群的雌激素與乳癌風險時,也需要考量乳房本身所生成的雌激素。

根據最近的研究發現,停經後女性的BMI相關基因和子宮內膜癌的罹病風險具有正相關性(這和乳癌的研究結果相反),且研究認為這些基因對子宮內膜癌風險的影響並不單純是透過BMI本身,未來毫無疑問的需要更進一步針對乳癌與子宮內膜癌進行研究,了解內分泌相關因子的不同作用機制,或是癌症的不同亞型。

根據2016年的研究結果,BMI相關基因與乳癌風險呈負相關,那麼帶有這些基因的患者若經過減重或避免BMI增加,對乳癌風險是否仍有一樣的影響呢?這也值得進一步的了解。

2016年Guo等學者的研究結果與過去大家的認知有所出入,但這樣的研究結果出現是非常有價值的,這提供了大家對過去奉為圭臬的定理進一步思考的可能,肥胖或BMI與乳癌風險的相關性,也因此出現了更多待解的疑問,需要更多的研究來提供醫療人員或一般民眾更深入且更詳細的新資訊。

 

參考文獻

Berstein LM. 2017. Body mass and cancer: genetics, endocrinology… and more. Future Sci OA 3:FSO170. doi: 10.4155/fsoa-2016-0090.

Guo Y, Warren Andersen S, Shu XO, Michailidou K, Bolla MK, Wang Q, Garcia-Closas M et al. 2016. Genetically Predicted Body Mass Index and Breast Cancer Risk: Mendelian Randomization Analyses of Data from 145,000 Women of European Descent. PLoS Med13:e1002105. doi: 10.1371/journal.pmed.1002105.

Mizoo T, Taira N1, Nishiyama K, Nogami T, Iwamoto T, Motoki T, Shien T, Matsuoka J, Doihara H, Ishihara S, Kawai H, Kawasaki K, Ishibe Y, Ogasawara Y, Komoike Y, Miyoshi S. 2013. Effects of lifestyle and single nucleotide polymorphisms on breast cancer risk: a case-control study in Japanese women. BMC Cancer 13:565. doi: 10.1186/1471-2407-13-565.

Painter JN, O’Mara TA, Marquart L et al. 2016. Genetic risk score Mendelian randomization shows that obesity measured as body mass index, but not waist: hip ratio, is causal for endometrial cancer. Cancer Epidemiol. Biomarkers Prev 25:1503–1510.

Sui X, Zhang J, Lee DC, Church TS, Lu W, Liu J, Blair SN. 2013. Physical activity/fitness peaks during perimenopause and BMI change patterns are not associated with baseline activity/fitness in women: a longitudinal study with a median 7-year follow-up. Br J Sports Med 47:77-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