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第087期 可以預知乳癌的轉移嗎?
發表於: 第087期

可以預知乳癌的轉移嗎?

為此項目評分
(0 投票)
作者:Pei-Ju Chen

癌症的治療方式隨著醫學的進步而持續更新,但即使接受了外科或其他治療,癌細胞仍可能在數年後擴散到另一個器官,這個癌症轉移的過程會威脅患者的生命。因此若能預知癌症是否轉移、轉移部位、轉移機制,就能更有效的預防與治療癌症的轉移。

癌症轉移的風險通常使用預後因子來預測,例如腫瘤大小、淋巴結狀態、組織學分級,近來也開始利用基因檢測來做為轉移風險的評估。

乳癌患者的動情激素受體(ER)、黃體激素受體(PR)以及ERBB2受體基因的表現與癌症的治療、轉移、以及預後有關,例如ER(+)和PR(+)的腫瘤可接受荷爾蒙療法來降低癌症復發與死亡,ER(+)腫瘤細胞較易轉移至骨骼,而ER(-)癌細胞則較常轉移至內臟器官,包括肝臟、肺臟、腦部。

癌細胞需要克服許多障礙才能在另一處產生病變,包括穿過周邊的淋巴管或血管、透過淋巴系統或血液到其他部位、癌細胞入侵微血管壁進入周邊組織、增殖並刺激血管新生作用的發生以獲取需要的氧氣與養分供腫瘤細胞持續增長;癌細胞要在另一個位置生長,還需要避開免疫系統的攻擊,活化細胞激素訊息傳遞與細胞外基質的修飾作用,才得以成功轉移。最近研究顯示,在癌細胞抵達前轉移部位前,該組織或器官的微環境(microenvironment)就需要被調整,經過這樣的準備,轉移而來的癌細胞才適合在此地生長。

與癌症轉移有關的基因研究很多,但腫瘤組織取得時間點與可行性有困難,且腫瘤細胞轉移後基因可能出現改變,因此目前已知的大多數基因都無法作為診斷工具,不能作為復發或轉移組織的分類依據。

原發性乳癌細胞上的幾個基因會導致肺部轉移:EREF、PTGS2、MMP1、以及細胞激素ANGPTL4這幾個基因的過度表顯增加了乳癌細胞外滲至肺部微血管的風險,這些乳癌細胞的VCAM通常也會過度表顯。而RARRES3基因表現的降低更適合乳癌喜胞與肺實質的細胞外基質蛋白結合,並抑制了腫瘤細胞的分化。雖然這些基因具有癌症轉移的預防或治療方式之潛力,但目前還不清楚它們的作用時機、作用位置、以及作用機制。

另外有一類的乳癌患者在轉移的初次部位為骨骼,由於骨髓竇為有孔性的內皮(fenestrated endothelia),因此比起其他組織的微血管更能讓腫瘤細胞穿透。乳癌細胞可以利用骨骼基質細胞分泌的一些因子,例如趨化因子(chemokine)CXCL12以活化生存訊息途徑(survival-signaling pathway)。癌細胞會分泌PTHRP、TNF-α以及IL-6/11等因子以刺激造骨細胞(osteoblasts)生成RANKL,RANKL活化其受體以促進蝕骨細胞(osteoclast)分化,導致骨骼溶解(osterlysis),使得骨基質生長因子被釋出至微環境中,促進了腫瘤細胞的生長。這些因子的發生與乳癌細胞較差的預後和骨骼館怡有關,但無法預測骨骼轉移的風險。

肝臟的內皮系統和骨骼一樣有利於癌細胞的外滲,Claudin-2的表現活化了轉移訊息途徑,使得乳癌細胞較易轉移至肝臟,因此Claudin-2表現屬於較差的預後因子。

腦部和骨骼與肝臟不同,因為血腦障壁的存在,乳癌細胞較不易穿透,調控腦部轉移的因子多為黏附、外滲、以及生存相關的基因。血腦障壁也限制了藥物的作用,因此阻礙了腦部轉移的治療。最近研究顯示以Trastuzumab治療的HER-2乳癌較容易轉移至腦部。

近年來,乳癌細胞治療的發展可降低原發性腫瘤的生長,但這些治療並未能預防或控制遠端轉移,基因的研究提供了乳癌轉移機制和轉移部位之資訊,未來必定能協助病患預防轉移,並針對病患提供個人化的治療方向。

 

參考資料

Salvador F, Bellmunt A, Gomis RR. 2016. Can we predict and prevent specific sites of metastases in breast cancer patients? Breast Cancer Management 5:43-46. DOI 10.2217/bmt-2016-9   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