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第049期 期刊介紹:American Journal of Nursing&Journal of Christian Nursing(下)
發表於: 第049期

期刊介紹:American Journal of Nursing&Journal of Christian Nursing(下)

為此項目評分
(1 vote)

      護理人員的責任是為所有病人提供文化適宜的專業照護,不論其種族、宗教、性別、障礙、性取向或性別認同。然而在尋求醫療與預防照護時,與主流性取向(sexual orientation)或性別規範(gender norms)不同的人往往面臨健康照護差距(healthcaredisparities)的問題。以下介紹兩篇文章,第一篇「關懷同志健康」討論同志就醫時可能面臨的困難與特殊照護需求,第二篇「為跨性別者提供符合倫理的醫療照護」以一個臨床案例探討醫療人員在照顧跨性別者時可能發生的專業倫理問題。

      American Journal of Nursing (AJN)是全世界最悠久且流通最廣的護理期刊。AJN藉由推廣以實證為基礎且經同儕審查之臨床資訊與研究,討論重要或有爭議的專業議題,以促進護理與醫療照護之卓越。AJN的文章主題涵蓋臨床實務、護理專業以及醫療照護,不僅可以做為護理人員繼續教育之用,也非常適合教師應用於教學與討論。

     Journal of Christian Nursing 季刊創刊於1984年,是一本旨在協助護理人員整合護理與信仰,以維持卓越護理照護之期刊,其主題包括心靈照護、倫理、價值、療癒與整體性、醫療照護的使命、護理教育、個人成長與自我照顧,及弱勢者的健康照護等等。雖然文章是以基督徒的觀點來撰寫,並且引用聖經的文句,但所討論的護理照護主題也很適合非基督徒參考。

 

 


 

 

關懷同志健康

Compassionately Caring for LGBT Persons in Your Faith Community

Sanders, Sarah

Journal of Christian Nursing. 29(4):208-214, October/December 2012.

     護理人員的責任是為所有病人提供文化適宜的專業照護,不論其種族、宗教、性別、障礙、性取向或性別認同。然而有些宗教派別反同志,這可能讓護理人員在工作與個人信仰上產生衝突。本文作者從健康照護與神愛世人的觀點,呼籲護理人員歡迎與照顧那些被污名化的人。

    LGBT(以下稱同志)是女同志lesbian、男同志gay、雙性戀bisexual、跨性別者transgender的簡寫,有時被用為與主流性取向(sexual orientation)或性別規範(gender norms)不同者之總稱。雖然同志有被社會污名化與長期受壓迫的共同經驗,但女同志、男同志、雙性戀與跨性別者有各自獨特的健康議題。而且同志來自各個種族、年齡、性別、宗教、社會經濟背景與地理位置,絕不可以因為一個人的外表或者居住或工作地點就斷定他是異性戀者。

     根據美國醫學研究院(Institute of Medicine, IOM)的報告顯示,同志面臨健康照護差距(healthcaredisparities)的問題。與異性戀者相比,他們較少尋求醫療與預防照護,這可能是因為擔心歧視、擔心遭受暴力、以及擔心醫療人員洩漏個人隱私。

(1)暴力:性少數(sexual minorities)與其他少數族群時常遭受暴力。根據美國聯邦調查局(U.S. FederalBureau of Investigation, FBI)的統計,在1991至2009年有17,500件仇恨犯罪事件是起因於性取向;全國犯罪受害調查(NationalCrime Victimization Survey)則估計在2000至2003年就有37,800件。美國男女同性戀與異性戀教育網(Gay, Lesbian, andStraight Education Network, GLSEN)調查發現,84.6%的公立學校同志學生因為性取向遭受言語騷擾、40.1%遭受肢體上騷擾、18.8%遭受肢體暴力。因此,在評估同志的身心健康時應詢問是否有遭受暴力的經驗。例如病人若曾被男性施暴,則將他轉診給男性醫療人員可能會是個問題。若病人是年輕人,則要特別注意他在校或在家是否覺得安全。

(2)擔心歧視:污名可能導致照護歧視。例如拒絕給與治療、言語暴力、對病人或親屬的不尊重行為、未適當評估與治療同志獨特的健康問題。即使醫療人員沒有照護歧視,但社會長久以來對同志的污名可能讓他們擔心歧視而放棄預防照護、延誤就醫、或者對醫療人員隱瞞其性取向或行為。

(3)討論隱私:不論性取向或性別認同為何,大部分的人對於告訴醫療人員自己的性健康資訊會感到猶豫,而醫療人員通常也不會詢問病人的性偏好。但醫療人員應該跟所有病人討論隱私議題,並且保證其隱私不會被洩漏,這在照顧同志時尤其重要。


     有些人認為HIV/AIDS是同志的健康問題,但有多位性伴侶之異性戀者及非法藥物使用者也可能感染HIV/AIDS。照顧同志健康不能只討論性行為或HIV/AIDS,他們跟非同志有相同的健康問題,但可能較不願就醫,另外他們也有較獨特的健康議題需要醫療人員特別關心。同志需要讓醫療人員了解他的性取向、性行為與性別認同,在診療時才不會有所疏漏。男同性戀者需要跟醫療人員討論安全性行為、肝炎疫苗注射、人類乳突病毒與性傳染病篩檢、物質濫用、攝護腺癌、睪丸癌、大腸癌等健康議題;女同性戀者需討論乳癌、心血管健康、抽菸與家暴等健康議題。醫療人員應鼓勵他們定期進行子宮頸抹片檢查;跨性別者需討論外科病史、賀爾蒙的使用(處方或非處方用藥)、是否遭受暴力或虐待、注射矽膠等健康議題。醫療人員必須知道跨性別者仍然保有哪些器官,以給予適當的預防醫學建議。同志的心理健康也需要特別關心,他們比一般人更容易遇到霸凌與肢體暴力,且壓力較大、較可能發生焦慮、憂鬱或試圖自殺。(詳見原文Table 1)

      護理人員在照顧同志時,要注意自己的態度、信念與意識型態,以及這些將會如何影響自己的臨床判斷。當宗教信仰與護理工作發生衝突時,作者建議護理人員思考自己過去如何幫助與照顧其他人。假如一位體重過重的人跟你談論暴食的問題,你會告訴他犯了貪食罪(gluttony),或者富同情心地聽他說,跟他討論糖尿病、心臟病與減重?又我們對於異性戀者不會用性偏好來辨識說他是「異性戀」,而是用職業或其他社會身分來辨識說他是「生意人」、「美國人」等,對於同志我們應想到她的社會身分而非只是性取向。了解關於同志哪些是事實哪些是誤解,也有助於建立同理心,最後也是最重要的,護理跟宗教都強調關心與愛人。


參考資料:

  1. Schoonover-Shoffner K. Caring for Gay Persons: Stop the Hurt. Journal of Christian Nursing. October/December 2012;29(4):197,.
  2. Institute of Medicine (US) Committee on 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 Health Issues and Research Gaps and Opportunities.The Health of 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 People: Building a Foundation for Better Understanding.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US); 2011.
  3. 美國醫學教育開始加強同志友善醫療議題. 醫e刊第41期. 

 

 


 

為跨性別者提供符合倫理的醫療照護

The Ethical Nursing Care of Transgender Patients

Zunner, Brian P.; Grace, Pamela J.

AJN, American Journal of Nursing. 112(12):61-64, December 2012.

    下面的故事是作者綜合他們的臨床經驗所寫成的案例。雖然無法得知美國有多少跨性別者,但根據美國全國跨性別平權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Transgender Equality)的估計,有0.25-1%的美國人已經進行或者想要透過手術或荷爾蒙治療來改變性別。


布蘭妮-梅‧哈里遜(以下簡稱哈小姐)是某大醫院外科病房的病人,24歲、單身、由男性轉為女性之跨性別者,昨天剛接受闌尾切除術,有第二型糖尿病。她還沒接受性別重置手術(gender-reassignment surgery)但考慮在兩年後動手術;她在幾個月前開始進行雌激素治療(estrogen therapy),而這可能是導致糖尿病的原因,因為她購買的雌激素並非醫師處方。她說:「因為很難找到一位好醫師願意幫我開荷爾蒙」;她說自己並不重視飲食,且常常沒吃口服降血糖藥。在例行的術後照護之外,醫療團隊正試圖幫助哈小姐控制血糖。

在護理交班報告時,珍妮佛‧楊格(楊小姐)警告外科病房的新進護理師莎曼莎‧康乃爾(康小姐)說哈小姐很粗魯且不聽話,「他是個怪人,他變裝只是為了引人注意」。

康小姐看到晨間巡房的醫師們聚集在病人房外面,資深住院醫師馬紹爾醫師(馬醫師)大聲說:「這位是24歲男性,闌尾切除術後第二天,有第二型糖尿病未控制。他的手術部位很乾淨,傷口癒合良好。」接著又補充說:「對了,“她”喜歡被稱為布蘭妮-梅」,其他醫師與住院醫師低聲偷笑。

康小姐覺得很震驚迷惑,在唸護校時她學到的是護理及其他醫療專業人員必須尊重地對待所有的病人,否則將很難進行正確的評估與治療。

康小姐應該如何為哈小姐的權利代言?

(原文中的she譯為她,he譯為他)

     

      康小姐雖然沒照顧過跨性別病人,但她對於護理人員責任的觀念是正確的。美國護理學會的倫理規範(American Nurses Association (ANA) code of ethics)第一條即強調,護理人員在所有的專業關係都應秉持悲憫(compassion)與尊重(respect)來執業。人都會有成見與偏見,但理想上,醫療人員會認知、探討並且摒除自己的偏見,盡可能為病人提供最好的醫療照護,並且保護病人免於其他人的傷害。然而事實並非總是如此,醫療人員可能以不同的方式傷害到病人,生理上的傷害如院內感染、心理上的傷害如言語嘲笑,以及社會上的傷害如洩漏病人隱私。

     病人在醫病關係中處於弱勢,他們必須信賴醫療人員會將病人的最佳利益置於優先考量,而信任是良好溝通的基礎,尤其當溝通的資訊很敏感或私秘的時候。當醫療環境讓病人覺得未受尊重時,他們可能會對醫療人員失去信任或打從一開始就不信任,因而較不願意分享能夠讓照護更適宜的必要資訊。此外,同志的自我污名化(self-stigma)也會影響良好溝通,他們可能認為因為自己的「不同」而不該獲得公平對待,因而不願意分享重要資訊或尋求必要治療。

    當故事中較資深的護理師楊小姐說自己的病人哈小姐「是個怪人、只為引人注意」時,不知不覺地促成了不信任的臨床氣氛,而楊小姐用「他」而非哈小姐偏好的「她」又進一步貶抑哈小姐。另一方面,資深住院醫師應該扮演同事們的角色模範,但馬醫師嘲諷的論調洩漏了他對於哈小姐的不尊重,更加助長了不信任的照護環境。哈小姐應該不是第一次體驗醫療人員的負面態度,因此她不從合法管道取得藥物的情況並不讓人意外。許多研究發現,負面經驗會影響個人的就醫意願,若因而延誤治療可能導致不好的結果。

      跨性別者在就醫時常受到醫療人員或醫院職工的歧視、言語暴力、施恩態度、羞辱等,有些醫師甚至拒絕給與治療。偏見與歧視常源自於缺乏自覺、無知或缺乏了解,藉由注意與反省自己的態度,請教他人或搜尋文獻以對跨性別者議題有更深入的了解,詢問當事人的想法並與其建立良好關係,可以減少偏見對於照護的影響。在無法確定病人的需求或偏好時,最好的方法是詢問病人本人或熟識病人的人。

    一項針對照顧跨性別病人之醫療人員所進行的研究發現,醫療人員需要加強三個領域:(1)關係—建立良好關係,(2)資訊—掌握最新研究資訊,(3)系統—建立醫院、地區、州和國家層級的政策與指引。醫療機構與學校可從兩方面著手,一方面透過教育訓練提升醫療人員與學生對於跨性別者之醫療照護的知識與認知;另一方面建立與實施關於跨性別病人之醫療照護的政策與指引。


回到前面的故事,康小姐應該採取什麼行動?

  1. 病人表示她偏好的人稱代名詞為「她」,因此康小姐可以請其他人尊重病人的意願用「她」來稱呼。
  2. 康小姐可以詢問哈小姐,她覺得醫療團隊可以如何幫助她,讓哈小姐覺得更受尊重。
  3. 如果身為新人的康小姐覺得自己沒信心能對醫療團隊提出這些議題,她應該請更資深的護理師或主管向團隊提出必須尊重地對待所有的病人。
  4. 如果有必要,康小姐可以向主管提議進行教育訓練,並且邀請跨性別團體參與分享經驗。
  5. 康小姐可以詢問哈小姐聽到了什麼,並且向她保證病房單位的所有人都會盡力確保她受到慈善有禮的照護。

 

(如果您服務單位為OVID期刊的訂戶,點選上述連結,均可直接連結到該篇文獻資料,您也可以點選此申請期刊試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