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第046期 美國醫學院入學測驗MCAT的新變革
發表於: 第046期
主題:

美國醫學院入學測驗MCAT的新變革

為此項目評分
(1 vote)

      隨著生物醫學與科技的進步、社會與環境的改變、健康照護需求與醫療執業型態的變化,醫師的任務不再只是治療疾病,還要協助個別病人與社區民眾維持身心健康,也要積極參與醫療和公共衛生相關之研究或推廣實行,並且為病人族群、一般民眾甚至全球人類的健康權發聲,讓人們能活得更健康,並得到適宜的健康照護。因此,除了專業知識、技能與態度之外,醫師要有能力與醫療及非醫療人員(如社工師、神職人員等)組成跨領域團隊共同合作,並具備良好人際溝通、協調與領導能力,擁有批判性思考、主動終身學習與科學探究能力,了解影響健康的社會環境與個人因素......,簡單來說,醫師必須兼備科學與人文能力。醫學教育機構與組織必須了解並且因應這些改變與要求,以培養出符合社會期望的醫師。[1-4]

 

      台灣的醫學生教育在最近幾年持續進行了許多重大改變,且在招生選才、課程規劃與實施、教學與評量、教師發展、評鑑等方面都受到美國與加拿大的影響。[5-11] 美國的醫學院入學測驗(Medical College Admission Test, MCAT)預定從2015年開始採用新的測驗藍圖,[12-14] 這將對想學醫的學生以及他們就讀的學校造成重大影響。雖然美國的醫學院主要是以大學畢業生為招生對象,而台灣主要是以高中畢業生為對象,因此對於入學生必須具備的知識與能力有不同的要求,但了解MCAT為何要改變、如何進行改變、改變會對申請者在大學修課與準備考試的影響、以及大學醫預科課程將如何因應改變,可以做為台灣醫學院的參考,藉由改變醫學生的招生方法來影響想就讀醫學系的高中生及高中教育,並找出適合學醫與行醫的醫界生力軍。以下將以Schwartzstein等學者在今年五月發表的文章「Redesigning the MCAT Exam: Balancing Multiple Perspectives」為主,介紹MCAT的新變革。[15]

 

       MCAT從1928年開始實施,每隔一陣子就會進行全面檢討,以確保考試內容符合知識的快速進步與醫療照護需求和環境的改變,目前的測驗藍圖是從1991年實施。美國醫學院學會(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 AAMC)於2008年召集了第五次的全面檢討委員會(5th Comprehensive Review of the Medical College Admission Test, MR5)以檢討現行的測驗並提出改變建議。MR5委員會的21位成員包括了醫學院院長、招生、教務、學務等單位主管、基礎與臨床醫學教師、醫預科指導教師、大學教師、住院醫師與醫學生等。MR5委員會參考了關於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教育的報告與文獻,徵詢AAMC的其他委員會和美加的其他醫學教育團體的建議,針對大學與醫學院教師、行政主管、住院醫師與學生進行調查,舉辦多場活動徵詢利害相關者的意見,並且分析過去的相關數據資料,以收集質性與量化的證據基礎(詳見參考資料15的Appendix)。MR5委員會在規劃新的測驗藍圖時,必須衡量不同利害關係者的建議與要求,考量在考試時間有限的情況下要如何達成目標,並且考慮到考生背景和大學系統的多樣性。[12,15]

 

       AAMC的兩份報告對於新的MCAT(MCAT2015)有很大的影響,第一份是AAMC與霍華修斯醫學研究所(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 HHMI)於2009年共同發表的《未來醫師的科學基礎》(Scientific Foundations for Future Physicians),該報告提出學生在進入醫學院之前必須精通的八項醫預科學生之科學能力,以及學生從醫學院畢業之前必須展現的八項醫學生之科學能力,其範圍涵蓋了生物學、物理學、遺傳學、分子科學、數學科學等領域,並且要求醫預科與醫學課程培養學生具備強烈好奇心、科學思維、學術嚴謹、終身學習以及將科學新知整合應用於醫療工作的能力。[2,3]

 

      AAMC於2011年發表的《未來醫師的行為與社會科學基礎》(Behavioral and Social Science Foundations for Future Physicians)報告,是以美國醫學研究院(Institute of Medicine, IOM)的《提升醫學系課程之行為與社會科學內容》(Enhancing the Behavioral and Social Science Content of Medical School Curricula)報告所提出之行為與社會科學知識領域,和加拿大皇家內外科醫師學會(Royal College of Physicians and Surgeons of Canada)的《CanMEDS 2005醫師能力架構》(The CanMEDS 2005 Physician Competency Framework)所提出的六個醫師角色為基礎,設計出一個「行為與社會科學矩陣」(Behavioral and Social Science Matrix),以協助醫學教育者、學生與醫師了解在特定臨床情境中,醫師應扮演哪些角色,以及要扮演好該角色需具備的行為與社會科學知識、技能與態度。該報告強調行為與社會因素對於健康與疾病的影響,醫學生必須具備相關能力並加以應用,才能為病人提供適宜的醫療照護、提升大眾健康與醫療品質。該報告雖然沒有針對醫預科課程提出建議,但入學生在大學時修習過相關課程將有助於他們在醫學院獲得這些行為與社會科學能力。[4,16,17]

 

      MR5委員會在規劃MCAT2015時有五個主要目標,(1)回應《未來醫師的科學基礎》委員會對於醫學院入學生必須具備之自然科學能力的建議,在「自然科學」(Natural Sciences)部分將測驗生物系統之生物、生化、化學與物理的基礎概念。(2)評量考生是否具備堅實的基礎能力,以在醫學院學習與醫學相關之行為與社會科學,因此在新增的「行為與社會科學」(Behavioral and Social Sciences)部分將測驗生物、心理和社會文化因素對於行為與身心健康的影響等基礎概念。(3)要求學生展現他們的科學推理與研究能力,將自然科學和行為與社會科學知識應用於解決問題,在「自然科學」和「行為與社會科學」部分將測驗學生在科學概念與原理、科學推理與問題解決、研究設計與執行、資料與統計等方面的理解和推論。(4)期望有志學醫的學生廣泛涉獵人文與社會科學,故在「批判性分析與推理」(Critical Analysis and Reasoning Skills)部分將使用倫理學、哲學、文化研究、群體健康等人文與社會科學領域的文章,以鼓勵考生熟悉這些領域的議題與論點並廣泛閱讀,為進入醫學院做好準備。(5)均衡地評量自然科學、行為與社會科學以及批判性分析與推理的能力。[15](新舊MCAT的比較請見參考資料18)

 

       為了配合MCAT的新變革,目前有些大學開設了跨領域、以能力為基礎的課程,讓有志學醫的學生能為考MCAT與進醫學院做更充分的準備。然而受限於師資與資源,不是每間學校都有能力調整教學。大學與醫學院之間需好好討論現有課程的內容與重點,以與入學生必須具備的能力要求相配合。[15]

 

       MCAT對於醫學院申請者的大學求學經驗有很大的影響,且與他們在醫學院的學習成果相關,因此MCAT的改變將會影響未來醫師的人力素質。二十一世紀的醫師必須像「文藝復興人」(renaissance people)一樣精通多種領域、具備多種能力,在知識與技術快速進步的時代,他們要有能力判斷與應用資訊以解決病人問題,MR5委員會期望藉由擴大MCAT的測驗重點,能培育出具備這樣的醫師。[15]

 

參考資料:

  1. 劉克明, 劉敏 編譯. 美國醫學教育。台北:藝軒圖書出版社. 2002.
  2.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 (AAMC), 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 (HHMI). Scientific Foundations for Future Physicians: Report of the AAMC-HHMI Committee.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 2009.
  3. 劉克明, 劉敏 翻譯. 未來醫師的科學基礎 AAMC-HHMI委員會報告. 台北:教育部. 2009. (為參考資料2的中譯版)
  4.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 (AAMC). Behavioral and Social Science Foundations for Future Physicians.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 2011. (中譯版即將推出)
  5. 台灣醫學系學制改革特別報導(上). 醫e刊第35期.
  6. 台灣醫學系學制改革特別報導(下). 醫e刊第35期.
  7. 應用多站迷你面試方法(Multiple Mini Interview, MMI)進行招生選才. 醫e刊第31期.
  8. 醫生搖籃的改革與創新-醫學系制度改革國際研討會系列報導(上):美國的醫學系制度. 醫e刊第20期.
  9. 模擬臨床技能訓練. 醫e刊第19期.
  10. 美加醫學生教育簡介—2010版. 醫e刊第16期
  11. 評量醫療專業人員的臨床技能—以OSCE為例. 醫e刊第12期
  12.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 (AAMC). MR5: 5th Comprehensive Review of the Medical College Admission Test® (MCAT®).
  13. 劉克明. 美國醫學院入學考試增加新科目(上). 高雄醫學大學e快報第202期. 
  14. 劉克明. 美國醫學院入學考試增加新科目(下). 高雄醫學大學e快報第203期. 
  15. Schwartzstein RM, Rosenfeld GC, Hilborn R, Oyewole SH, Mitchell K. Redesigning the MCAT Exam: Balancing Multiple Perspectives. Acad Med. 2013 May;88(5):560-567.
  16. Cuff PA, Vanselow N (Eds); Committee on Behavioral and Social Sciences in Medical School Curricula, Institute of Medicine. Improving Medical Education: Enhancing the Behavioral and Social Science Content of Medical School Curricula.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2004. 
  17. Frank JR (Ed.). The CanMEDS 2005 Physician Competency Framework. The Royal College of Physicians and Surgeons of Canada, 2005.
  18. Kroopnick M. AM Last Page: The MCAT Exam: Comparing the 1991 and 2015 Exams. Acad Med. 2013 May;88(5):737.

 

MCAT資料:

  1.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 (AAMC). Preview Guide for the MCAT2015 Exam (Second Edition). 
  2.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 (AAMC). MCAT2015 Exam for Administrators at Medical Schools and Undergraduate Programs. 
  3.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 (AAMC). The MCAT2015 Exam for Students.
  4.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 (AAMC). The Course-Mapping Tool for the MCAT2015 Ex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