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第044期
第044期

第044期 (6)

 

    行政院國科會在2013年2月8日頒布了《研究人員學術倫理規範》[1],在第一點研究人員的基本態度提到:「研究人員應......尊重被研究對象...... 」,教育部在2012年底出版的《人體研究倫理的理念與實踐》介紹了研究倫理的歷史與發展、人體試驗/研究審查的機制、國際與國內的重要法規等內容[2],正好可供研究人員參考。(可在教育部高教司網站下載全文)

 

 

       模擬教學提供學生一個安全擬真的臨床環境,讓他們在模擬人(simulator)身上練習臨床技能,若不小心犯錯,至少不會危及真正病人的生命與健康。當然,安全的環境指的不只是病人的安全,也包括了學生的身心安全,例如進行手術室火災演練時,在製造臨場感的同時,也要注意學生的安全與情緒反應(有些學生對於火災可能有負面回憶或恐懼),以免教學不成反而造成心理創傷。醫e刊曾介紹過模擬教學,但多著重於知識與技能的訓練,而2013年2月的Simulation in Healthcare則有兩篇文章與兩篇評論從不同的觀點來討論模擬教學。以下介紹第一篇文章「模擬人死亡對於學生的影響」,教師是否該讓模擬人死亡的主要爭議在於死亡會對學生的心理造成影響,進而影響學習成果。本文回顧了關於模擬人死亡的研究文獻,以了解這個學習經驗可能對學生造成哪些正面與負面的影響,並且對於如何規劃模擬人死亡的教學內容提出建議。

 

 

    「病人突然發生心室上心搏過速(supraventricular tachycardia),一組跨專業醫療團隊立刻回應呼叫,在治療過程中,領導團隊的醫師錯下指示注射amiodarone而非adenosine,雖然團隊其他成員都擔心這個指示是否適當,但沒人提出來,藥物注射之後,病人出現嚴重低血壓與心搏過緩。」Calhoun等學者所舉的這個例子顯示,要對權威人物提出挑戰有多麼困難,即使他的命令可能會導致不良結果。以下介紹2013年2月的Simulation in Healthcare的第二篇文章「用模擬情境探討醫療團隊的層級議題」以類似的教案進行模擬教學的結果,並且討論這樣的教案設計可能涉及的倫理與心理安全感(psychological safety)之議題。

 

    2013年2月的Simulation in Healthcare刊登了兩篇從不同觀點討論模擬教學的文章。Corvetto與Taekman的文章“To Die or Not To Die? A Review of Simulated Death”[1]探討在什麼情況下可以讓模擬人死亡、這個學習經驗可能對學生造成哪些正面與負面的影響,並且對於如何規劃模擬人死亡的教學內容提出建議。Calhoun等學者的文章“Case and Commentary: Using Simulation to Address Hierarchy Issues During Medical Crises” [2]則設計了一個要學生(兒科加護病房醫療人員)挑戰老師的模擬人教案。學生團隊在治療病人時,一位大醫師突然進來主導並且下達一個不適當的治療指示,若遵照指示則會害病人死亡,此時學生該怎麼辦?伴隨著兩篇文章的是Truog與Meyer的評論“Deception and Death in Medical Simulation” [3]以及Gaba的評論“Simulations That Are Challenging to the Psyche of Participants: How Much Should We Worry and About What?” [4],討論這樣的模擬教學對於學習者心理可能造成的影響。

 

 

行政院國科會在2013年2月8日頒布了《研究人員學術倫理規範》,提醒所有老師、學生、助理等研究人員在從事研究時應具備正當的態度與行為,該規範列出研究人員常犯的錯誤,包括造假、變造、未適當註明他人的貢獻、自我抄襲、一稿多投等,並要求研究人員在提出計畫、發表成果與審查他人計畫或研究成果時,都應遵守利益迴避原則。一般生活或工作倫理之行為(如性騷擾、師生關係、經費使用等)另有主管機關或相關規範,因此不由國科會涉入管理。[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