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第040期 醫病關係的增進:關心ICU病人的家屬
發表於: 第040期
主題:

醫病關係的增進:關心ICU病人的家屬

為此項目評分
(1 vote)

對病人家屬來說,ICU或許是全醫院最讓他們受苦的地方,好不容易等到探病時間,看著心愛的人身上插著各種不知名的管線,身邊的儀器不停運轉時而發出警告聲,不知道他是否能撐過這一關,不知道他是否能恢復健康,如果他......的話,該怎麼辦?


      擔心、害怕、焦急、悲傷的心情,在病人離開ICU之後,也可能繼續困擾著家屬。研究發現,許多重症病人的家屬會有焦慮與憂鬱症狀,包括焦慮症、急性壓力疾患(acute stress disorder)、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憂鬱症、複雜性悲傷(complicated grief),重症醫學會(Society of Critical Care Medicine)的一個專案小組於2010年提出postintensive care syndrome -family(PICS-F)一詞來涵蓋病人家屬的這類心理健康狀態。[1-3]


      PICS-F的高危險群包括:病人的年紀較輕,家屬是女性、年紀較輕、教育程度較低、是病人的配偶、子女或單親家長、有焦慮或憂鬱症之病史或家族史。壓力較大會增加PICS-F的風險,例如病人過世或被認為很可能會在ICU過世、突然發病或罹病時間少於五年、再住院等。醫療人員的行為會增加PICS-F的風險,例如家屬覺得醫療人員未能定時、即時提供資訊,不同人提供的資訊互相衝突,資訊不完整,未給與安慰及支持等。醫院若缺乏家屬休息室與專供家庭會議的場所,亦會增加PICS-F的風險。[1,2]


      ICU病人大多無法參與決策,此時醫療人員會請家屬擔任醫療決策者。參與決策會增加家屬的壓力,尤其當醫療人員與家屬雙方的溝通不良時。醫師可能會高估面臨重大壓力之病人家屬的能力,進而採用在此壓力狀態下,家屬所做出的決定、提出的異議、對於所知重要資訊的程度,而醫生即採用來衡量各種不同的治療選擇。有些家屬偏好被動參與決策,有些則想扮演較主動或共同決策的角色,前者發生焦慮與憂鬱症狀的可能性較高。醫療團隊若未評估與尊重家屬的參與意願,導致他們想扮演的角色與實際扮演的角色不一致時,即容易導致不滿以及PICS-F的產生。[1,2]


      縮短住院天數意味著出院回家的重症病人很可能有功能障礙,需要家屬照顧。然而,PICS-F可能影響家屬的照顧能力。而且光是想到自己沒有能力做這麼複雜的照顧工作,要獨自承擔這麼重的責任,以及日常生活與工作需進行的調整與改變,就可能引起家屬很大的壓力。[1]


      ICU的醫療人員可以藉由幫助家屬了解他們在ICU可能會看到、聽到與經歷的情況,以及幫助他們為病人轉出ICU或過世做好準備,來減輕他們的心理負擔。最重要的關鍵是溝通,由醫療團隊的固定成員時常提供家屬最新消息,並且是以他們能理解的語言與解釋方法。除了口頭說明,還應提供不同形式的資訊,例如手冊、衛教單張、影片,讓他們對於重症治療有所了解。研究顯示,關於重症與加護治療的書面資料是教育病人家屬的有效工具,能提升他們對於治療決定的知識,讓他們的期望更符合醫療現實,鼓勵他們直接與醫療團隊溝通,減少決策衝突,以及協助他們參與照護計畫。而提供家屬一份重要問題清單可以幫助他們整理想法、提出問題以了解病人的情況,也能幫助醫療人員了解家屬想知道哪些資訊。[1,4,5]


      ICU可以採取一些方式來降低家屬的焦慮與憂鬱風險,包括定時召開家庭會議討論病人及家屬需求,實施家庭照護護理師負責與家屬溝通,設立家屬休息室與家庭會議室,放寬探病時間,提供非關醫療之外的服務與協助等。[1,6]


      在情況適合且家屬意願下,鼓勵他們參與照顧病人,例如擦護唇膏與乳液、或者幫病人做簡單的運動,這些動作可以增加家屬與病人的接觸,讓他們覺得自己幫上忙,增加與醫療團隊的互動,而且能讓他們為病人出院後的照顧工作做準備。[1,2,7]


      若能在病人入院時能對家屬進行評估,包括風險因素、偏好的溝通方式與決策參與的模式,並採取適當的預防策略與早期介入,或許可降低家屬的精神負擔。由於病人家屬不是醫院的正式病人,當發現他們出現PICS-F症狀時,不太可能請精神科醫師諮詢,但精神科醫師可以幫助病人家屬了解病人的精神狀態,同時可以給與家屬非正式的建議。[1,2]


      有越來越多的研究顯示,許多ICU病人家屬會有焦慮與憂鬱症狀,ICU醫療人員除了照顧病人,也應注意到家屬的需求並提供協助。

 

參考資料:

  1. Schmidt M, Azoulay E. Having a loved one in the ICU: the forgotten family. Curr Opin Crit Care. 2012 Oct;18(5):540-7.
  2. Davidson JE, Jones C, Bienvenu OJ. Family response to critical illness: postintensive care syndrome-family. Crit Care Med. 2012 Feb;40(2):618-24.
  3. Needham DM, Davidson J, Cohen H, Hopkins RO, Weinert C, Wunsch H, Zawistowski C, Bemis-Dougherty A, Berney SC, Bienvenu OJ, Brady SL, Brodsky MB, Denehy L, Elliott D, Flatley C, Harabin AL, Jones C, Louis D, Meltzer W, Muldoon SR, Palmer JB, Perme C, Robinson M, Schmidt DM, Scruth E, Spill GR, Storey CP, Render M, Votto J, Harvey MA. Improving long-term outcomes after discharge from intensive care unit: report from a stakeholders' conference. Crit Care Med. 2012 Feb;40(2):502-9.
  4. Carson SS, Vu M, Danis M, Camhi SL, Scheunemann LP, Cox CE, Hanson LC, Nelson JE. 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a printed information brochure for families of chronically critically ill patients. Crit Care Med. 2012 Jan;40(1):73-8.
  5. Peigne V, Chaize M, Falissard B, Kentish-Barnes N, Rusinova K, Megarbane B, Bele N, Cariou A, Fieux F, Garrouste-Orgeas M, Georges H, Jourdain M, Kouatchet A, Lautrette A, Legriel S, Regnier B, Renault A, Thirion M, Timsit JF, Toledano D, Chevret S, Pochard F, Schlemmer B, Azoulay E. Important questions asked by family members of intensive care unit patients. Crit Care Med. 2011 Jun;39(6):1365-71.
  6. Gooding T, Pierce B, Flaherty K. Partnering with family members to improve the intensive care unit experience. Crit Care Nurs Q. 2012 Jul-Sep;35(3):216-22.
  7. 以病人為優先的醫療環境(part 4). 醫e刊第01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