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第035期 台灣醫學系學制改革特別報導(上)
發表於: 第035期
主題:

台灣醫學系學制改革特別報導(上)

為此項目評分
(4 投票)

   實施超過一甲子的七年制醫學系將於2013年改為六年制,再加兩年畢業後一般醫學訓練(PGY訓練)的方式進行,本文將介紹改為六年制的原因以及新課程的規劃。(關於台灣醫學教育的發展,詳見謝博生院長之「台灣醫師培育模式的發展歷程」[1]

 

 

      台灣的醫學系學制從1949年開始改為七年制,除了台大醫學院(原台北帝國大學醫學部)與國防醫學院(由大陸遷台)之外,之後數十年又陸續成立了新的公、私立醫學院[1],目前共有十二所大學校院設有招收高中畢業生的七年制醫學系。而在1982-1991年,有五所大學校院參考美國的學制,先後試辦了招收大學畢業生的五年制學士後醫學系,但目前僅存高雄醫學大學一所學校仍然繼續設有五年制學士後醫學系[2,3]

 

       自1990年代起,台灣許多醫學院開始持續進行課程改革[1],一些重點包括:(1)改善招生面談,例如加強面談委員的訓練、預先規劃考題與評分表以減少不公平的問題、採用多站迷你面談(Multiple-Mini Interview, MMI)等[4];(2)強調全人教育,重視人文、倫理與服務學習;(3)整合基礎醫學與臨床醫學課程;(4)減少大堂講課,採用PBL(Problem-based learning, 以問題為基礎的學習或問題導向學習)[5]、TBL(Team-based Learning, 團隊導向學習)[6]等強調小組討論與主動學習的教學法;(5)加強臨床技能訓練,使用模型、模擬人(simulator)、標準化病人(standardized patient, SP)等模擬教學,讓學生在實際照顧病人之前能先熟練技術[7];(6)採用多元化的評量方法,包括OSCE(Objective Structured Clinical Examination, 客觀結構式臨床測驗)[8]、mini-CEX(Mini-Clinical Evaluation Exercise, 迷你臨床演練評量)[9]等,並且在2011與2012年試辦全國醫學系畢業生的OSCE聯考[10],自2013年起,通過OSCE將是參加醫師國考的必要條件之一。


       而醫學教育最新、最重大的改變是從2013年開始,醫學系將改為六年制(2015年開始學士後醫學系改為四年制),學生畢業後需接受為期兩年的一般醫學訓練(PGY訓練)[1]


一、高中畢業後六年制vs.學士後醫四年制

       雖然在二十多年前,四校因為師資、課程規劃、學生表現、未達到設立目標(培育從事偏遠地區醫療服務之基層照護醫師,以及培育擔任基礎醫學教學與研究的醫師科學家)等因素而停辦五年制學士後醫學系[2,3],但近年來,醫學教育界在全面檢討醫學系的招生、學制與課程時,學士後醫學系再度成為議題[11]


       蔡淳娟等學者曾於2008年針對主管、教師、學生與家長等一千六百多人進行問卷調查,結果發現:若全面實施單一學制,醫學院主管與醫學系教師贊成「傳統高中後入學制」者與贊成「學士後學制」者各佔半數,非醫學系教師贊成「學士後學制」者較多,醫學系學生、高中生及家長贊成「傳統高中後入學制」者較多[11]。該研究顯示,各界對於「學士後學制」的接受度已較高,但若要將「傳統高中後入學制」全面改為「學士後學制」,勢必會遭受來自各方的質疑與阻力。

2011年2月舉辦的「醫學系制度改革國際研討會」即在了解美國、澳洲、韓國、日本與台灣實施兩種學制的原因、特色與差異(詳見醫e刊第20與21期介紹)[3,12,13],會議問卷調查發現,將近六成的醫學教育者贊成兩制並行[14]


        全國公私立醫學校院院長會議之學制改革規劃小組認為,以目前台灣的教育環境尚不易推行「學士後學制」,若是將「傳統高中後入學制」從七年縮短為六年,會是最容易進行的學制改革方式[11],且台大已經成功試行多年[15]。此提案獲得全國公私立醫學校院院長會議的支持,並經教育部同意將於2013年實施;為了因應學制改變,衛生署也成立專案小組研討兩年PGY訓練的內容[1]

 

 

二、規劃新課程

       醫學系學制從七年改為六年的原因之一,是七年級學生在醫院實習(internship)時的角色定位不明,一方面他們不具醫師身分(雖然是在指導醫師監督下執行醫療行為),另一方面他們有時被視為學生、有時又被視為員工,因此不時會有學習與工作相衝突的時候。將實習改至畢業後、已取得醫師證書與限制性執業執照[1],一方面可以解決實習醫師角色不明的情況,並且與國際接軌,另一方面若醫學生畢業後不想行醫或想先追求其他夢想,也可以不必花一年時間當實習醫師[15]


       學制改變,課程也必須跟著調整,若只是將第七年從畢業前搬到畢業後,前六年的課程沒有改變,由於醫學院無法指導與監督已畢業學生的學習,等於將教育責任轉給醫院,勢必將增加醫院的教學負擔。若只是將七年課程刪減、濃縮至六年,恐怕會犧牲人文、通識等國考不考的課程。


       為了對醫學教育從招生到PGY訓練做整體的檢討與規劃,學制改革與課程規劃小組成立了四個任務編組:(1)良醫挑選與多元化生醫研究人才培育,(2)人文、基礎與臨床課程整合,(3)臨床教學與評估,(4)畢業後第一年訓練,每一組皆有各校教師、醫學生代表、教育部、考選部、衛生署與醫策會官員參加[15]。四個小組定期開會討論,並在2012年3月3日於台大醫學院舉辦「醫學系招生與面談研討會」,在2012年5月19日於成功大學舉辦「2012醫學系學制改革研討會」。


 

三、招生與面談

       我們的社會不需要成績優異的學生都成為醫師(不論醫師、牙醫或獸醫),成績優異的學生也不見得都希望且適合行醫。然而,目前台灣並無類似美國的MCAT(Medical College Admission Test)[16]、英國的UKCAT(UK Clinical Aptitude Test)[17]、澳洲和紐西蘭的UMAT(Undergraduate Medicine and Health Sciences Admission Test)[18]或澳洲、英國和愛爾蘭之學士後醫學制的GAMSAT(Graduate Medical School Admissions Test)[19]等專門用來評量學生是否適合學醫的測驗。


       醫學系只能在甄選入學管道,藉由書面資料審查與面談來了解考生是否具備在該校學醫所需的特質。各校投入相當多的資源與人力在招生面談,但因為制度問題導致不少考生同時錄取多所醫學系,而部分學校人數未招滿,名額轉至不需要面談的考試入學管道[20]。「醫學系招生與面談研討會」即在討論各校實施書面審查與招生面談的經驗,以及目前招生方式所面臨的問題與可能的改善方法。

 

 

參考資料:

  1. 謝博生. 台灣醫師培育模式的發展歷程. 景福醫訊2012;29(4):2-7.
  2. 蔡淳娟,林其和,劉克明,賴其萬. 八十年代台灣實施學士後醫學系學制之經驗研究. 醫學教育2008;12(4):225-235.
  3. 醫e刊第20期. 醫生搖籃的改革與創新-醫學系制度改革國際研討會系列報導(上):美國的醫學系制度
  4. 醫e刊第31期. 應用多站迷你面試方法(Multiple-Mini Interview, MMI)進行招生選才.
  5. 蔡哲嘉. 問題導向學習法(Problem-Based Learning, PBL)之基本原則和實務技巧. 醫療品質雜誌2008;2(2): 81-85.
  6. 王英偉,謝至鎠. 團隊導向學習簡介. 醫學教育2010;14(1): 79-89.
  7. 醫e刊第19期. 模擬臨床技能訓練
  8. 醫e刊第12期. 評量醫療專業人員的臨床技能—以OSCE為例.
  9. 陳偉德. 迷你臨床演練評量(mini-CEX)簡介. 醫療品質雜誌 2007;1(4): 77-81.
  10. 醫e刊第23期. 醫學生臨床技能聯考 標準化病人考準醫師.
  11. 蔡淳娟,林其和,劉克明. 台灣各界對醫學系學制變革可行性的看法. 醫學教育2010;14(1):1-14.
  12. 醫e刊第21期. 醫生搖籃的改革與創新-醫學系制度改革國際研討會系列報導 (中):澳洲的醫學系制度
  13. 醫e刊第21期. 醫生搖籃的改革與創新-醫學系制度改革國際研討會系列報導 (下):日本、韓國、台灣的醫學系制度
  14. 蔡淳娟. 醫學系課程規劃與整合. 2012醫學系學制改革研討會大會手冊. (2012年5月19日於成功大學舉行)
  15. 劉克明,林其和. 習醫之道-談醫學系六年制新課程 . 醫療品質雜誌2011;5(6):79-81.
  16. Medical College Admission Test
  17. UK Clinical Aptitude Test.
  18. Undergraduate Medicine and Health Sciences Admission Test. 
  19. Graduate Medical School Admissions Test
  20. 《社論》挑選醫學生的困局. 台灣新生報2012年3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