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第020期 醫生搖籃的改革與創新-醫學系制度改革國際研討會系列報導(上):美國的醫學系制度
發表於: 第020期
主題:

醫生搖籃的改革與創新-醫學系制度改革國際研討會系列報導(上):美國的醫學系制度

為此項目評分
(0 投票)

大部分人熟知的台灣醫學生教育是以高中畢業生為招生對象,完成七年的學業與臨床實習(包含一年Internship),畢業後通過國家醫師執照考試,才能擔任住院醫師。 

 

但在1980年代,台灣有五所醫學院曾參考美國的制度(美國的Internship是在醫學院畢業之後實習,所以為四年制),試辦以大學畢業生為招生對象的五年制學士後醫學系(包含一年Internship),以培育從事偏遠地區醫療服務之基層照護醫師,以及培育擔任基礎醫學教學與研究的醫師科學家。


然而,各校因師資、課程規劃、學生表現、未達到設立目標等因素而先後停辦,目前只有高雄醫學大學醫學院持續辦理五年制學士後醫學系,同時維持七年制醫學系,是全國唯一兩種制度並行的醫學院。醫學教育界最近在檢討醫學生之招生與教育時,學士後醫學系再度成為議題。[1,2]

 

在國外,美國與加拿大的醫學系制度是以招收大學畢業生的學士後醫學制為主流,但有部分學校亦實施招收高中畢業生的高中畢業制;澳洲、英國、韓國與日本是以招收高中畢業生的高中畢業制為主流,但近年來有些學校實施招收大學畢業生的學士後醫學制或兩制並行。


為了解國外實施兩種制度的原因與經驗,成功大學醫學院、教育部、台北醫學大學醫學院與高雄醫學大學醫學院於2011年2月12日共同舉辦了「醫學系制度改革國際研討會」(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Medical Education System – High School Leaver vs. Post-baccalaureate)。以下將研討會內容重點作一系列報導,歡迎至研討會報名網站下載各場演講的簡報檔[3]。

 

一、美國的醫學系制度
由Northeastern Ohio Universities Colleges of Medicine and Pharmacy (NEOUCOM)的Lois Margaret Nora教授主講,講題為“A Review of the Academic Routes to Medical School in the United States”。


美國有133個經評鑑通過授予MD學位的醫學系課程,主要是四年制的學士後醫學制。醫學生的入學途徑可分為傳統途徑(Traditional Route)與聯合課程(Combined Programs)。
 

 

  • 傳統途徑

申請者在大學高年級時提出申請,需在醫學院入學前取得學士學位。各校的招生規定不同,但大多要求修過大學英文及生物學、化學、有機化學、物理學、數學等基礎科學科目,鼓勵修人文與社會科學科目,並且需參加MCAT (Medical School Admission Requirements)測驗。決定是否錄取的標準包括:完成要求科目的規定學分、大學學業成績(graduate point average, GPA)、MCAT成績、參與課外活動經驗、推薦函、面試等。[4,5]


傳統途徑的優點是可收到多元背景的學生(來自不同學校、科系,有不同的學習與社會經驗),學生不論是人格方面或學習能力都較成熟,且是經過長期思考才決定學醫。


缺點是醫預科課程(pre-medical curriculum)往往著重於醫學系要求的科目,部分學生亦將重心放在這些科目及準備MCAT考試,而較少選修其他領域或較艱難的科目,以免GPA分數被拉低。第二個問題是醫預科學生之間競爭激烈,並將重視個人競爭的觀念帶進醫學院,但現在醫療重視的是團隊合作。還有第三個問題是四年大學加四年醫學院需耗費很多時間與金錢。[6-8]
 

 

  • 聯合課程

可分為學士–MD聯合學位課程(Baccalaureate-MD Program Route)與提早保證計畫(Early Assurance Programs)兩類,目前有66個醫學院有聯合課程。


設立聯合課程的原因因校而異:(1)學校因素—為了提升大學聲望,無醫學院的大學與醫學院建立合作關係,或者增加學校的競爭力;(2)成果—想培育特殊的醫師,例如具工程背景的醫師、醫師科學家、基層醫師;(3)招生—吸引優秀的學生,吸引原不考慮去該校的學生,或招募某些類型的學生(例如來自弱勢族群的學生,對人文或醫療政策等領域有興趣的學生)以達成課程或學校的宗旨。


(A)    學士–MD聯合學位課程:
由大學與醫學院合作,目前有52間醫學院有學士–MD聯合學位課程,大部分的聯合學位課程為八年制(四年大學加四年醫學院),部分為六年制(兩年大學加四年醫學院)。此招收高中畢業生為主的學士–MD聯合學位課程,在大學時會有醫學相關課程內容,並有條件地進入醫學院(考量其學業成績與專業素養professionalism)。


觀察學士–MD聯合學位課程的實施成果發現,六年制課程是可行的,但學校之間的合作是一大挑戰,而且整合課程需花費許多資源。關鍵在於選擇合適的學生(成熟、志於行醫、良好學習習慣、特質符合學校宗旨),對符合資格的學生而言,學士–MD聯合學位課程是很具吸引力的。


Nora教授並以NEOUCOM的BS/MD Program與University of New Mexico的BA/MD Program為例,介紹學士–MD聯合學位課程。提早保證計畫:


與學士–MD聯合學位課程不同的是,提早保證計畫招收的是已經在大學就讀的成績優秀學生,提供他們不同於傳統途徑的另一個入學管道。符合資格的學生在大二時提出申請,不需考MCAT,藉由提早保證計劃錄取的學生將來能進入醫學院就讀,減輕他們在大學時的競爭壓力,讓他們能繼續追求更廣泛的學術興趣(但若學業成績不符要求、未取得學士學位或因為不專業/不道德行為受到處分,則無法入學)。醫學院通常會與數間大學合作,招收這些學校的學生,但有些亦開放招收任何通過評鑑的美國大學/學院學生。提早保證計畫並不會縮短學生的修業年數,大學與醫學院之間的課程合作也有限。


Nora教授以Mount Sinai School of Medicine的Humanities and Medical Program為例,介紹提早保證計畫。


聯合課程的優點:(1)對學校而言,可以提升學校名聲,與他校建立合作關係,吸引優秀學生,且能發展學校特色課程。(2)對學生而言,能減輕壓力,大學選課更具彈性。


聯合課程的挑戰:(1)對學校而言,可能增加支出,需要為學生提供適當的支援。(2)對學生而言,聯合課程有特殊的修課規定,且必須承諾就讀聯合課程的醫學院,若想申請其他醫學院,就必須放棄,因此醫學院的選擇減少。 

 

綜上所述,(1)與傳統途徑相比,大多數的聯合課程並不會縮短學生的修業年數或減少學生貸款,(2)不論是哪種入學途徑都有優秀的畢業生,(3)課程種類因各校實施聯合課程的原因而有所不同,(4)整合大學與醫學院課程是機會也是挑戰,(5)可能會產生非預期的結果。


Nora教授提醒與會者思考:改變醫學系學制的目的為何?對高中課程及大學課程造成什麼影響?對學生與社會而言,單一制度與多元制度何者較能帶來最大利益?若非要擇一制度,是否能先試行再全面實施?


參考資料:
1.    蔡淳娟, 林其和, 劉克明, 賴其萬. 八十年代台灣實施學士後醫學系學制之經驗研究. 醫學教育2008;12(4):225-235.
2.    蔡淳娟, 林其和, 劉克明. 台灣各界對醫學系學制變革可行性的看法. 醫學教育2010;14(1):1-14.
3.    醫學系學制改革國際研討會.
4.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 Getting Into Medical School.
5.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 Admission Requirements
6.    Kanter SL. Toward a sound philosophy of premedical education. Acad Med. 2008 May;83(5):423-4.
7.    Gross JP, Mommaerts CD, Earl D, De Vries RG. Perspective: after a century of criticizing premedical education, are we missing the point? Acad Med. 2008 May;83(5):516-20. Review.
8.    Gunderman RB, Kanter SL. Perspective: "How to fix the premedical curriculum" revisited. Acad Med. 2008 Dec;83(12):1158-61.

 

(如果您服務單位為OVID期刊的訂戶,點選上述連結,均可直接連結到該篇文獻資料,您也可以點選此申請期刊試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