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第014期 第42屆日本醫學教育學會大會 (part 1)
發表於: 第014期
主題:

第42屆日本醫學教育學會大會 (part 1)

為此項目評分
(0 投票)

第42屆日本醫學教育學會大會於2010年7月30至31日在東京都的都市Center Hotel舉行,本屆大會是由日本醫科大學主辦[1]。今年的大會主題是「追求與社會共同進步的醫學與醫療教育」。在現今的醫學與醫療,不論是病人安全管理或專業間合作,都與社會需求一起持續改變。在醫學教育方面,如何培育符合民眾期望的高品質良醫,以及開發新的醫學教育方法以因應增加醫師人數的要求等,都是進行醫學教育改革必須思考的問題。

 

本屆的大會長演講由日本醫科大學的田尻孝校長介紹日本醫科大學的教育理念與課程。日本醫科大學的前身是創立於1876年的濟生學舍,是日本最古老的私立醫科大學[2],培育出細菌學家野口英世等多位研究者與臨床醫師。該校的網站對於醫學系課程有詳細的介紹[3],在此就不贅述。

 

三場特別演講邀請了東京女子醫科大學的神津忠彦名譽教授,主講符合現實醫療的醫學專業素養(Realistic Medical Professionalism)、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的黒川清教授,主講日本醫學教育改革的未來走向,以及作家兼評論家柳田邦男,主講如何在快速進步的醫學中建立與病人的關係。海外招請演講由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Maxine A. Papadakis教授主講專業素養之評量(Trends in the Assessment of Professionalism),日韓醫學教育學會交流招請講演由韓國首爾大學的Jwa-Seop Shin教授主講韓國實施學士後醫學系的經驗(The Experience of Graduate Entry Program in Korea)。市民公開講座邀請了學會名譽會長、聖路加國際醫院理事長、今年高齡99歲的日野原重明醫師主講「健康與幸福」。

 

另有12場專題演講、12場專題討論會(Symposium與Panel Discussion)、31場口頭論文發表會、1場國際海報論文發表會、16場海報論文發表會(其中2場為student sessions,由學生發表他們所進行的醫學教育研究成果)、以及3場會前工作坊等。主題包括:增加醫學生招生人數的影響與檢討、臨床研修制度的檢討、民眾參與醫學教育、OSCE、醫學生招生方式、專業間教育(Interprofessional Education, IPE)、模擬教學(simulation)、標準化病人(standardized patients, SP)、基礎醫學與臨床醫學的教學與評量、溝通技巧教學、醫療安全教育、社區醫學、專業素養、醫學倫理、問題導向學習(problem-based learning, PBL)、團隊導向學習(team-based learning, TBL)、共用試驗、醫師國家考試、教學方法、教育支援與IT活用、醫學英語、女性醫師、東洋醫學、醫學史教育…等等。在此介紹幾場重要的演講。

 

(一)專業素養之評量[4]:

 

在傳統上,美國的醫學院著重在醫學知識與臨床技巧的教學,但醫學生在校時所具備的知識與技術,並不能保證他/她將來能專業且稱職地執行臨床工作,因此近年來,各校開始強調專業素養教育。而負責評鑑美加所有醫學院的Liaison Committee on Medical Education(LCME),在其訂定的醫學院教育標準[5]中,亦要求醫學院必須提供一個能促進醫學生之專業特質(professional attributes, 包括態度、行為與認同)發展的學習環境。各醫學院必須定義出他們期望學生應具備的專業特質,提供專業素養的課程,且要能有效評量學生在這方面的能力。

 

是否有證據支持這波專業素養教育的改革?美國的研究發現,因為不專業行為而受醫學委員會紀律處分的醫師,其在醫學生與住院醫師時代有不專業記錄的比例較高,顯示不專業的行為可能從學生時代開始就有跡象[6-8]。由於目前關於有效的補救教學策略其研究不足[9],因此在醫學生招生時,利用面試來選擇具備專業特質的考生入學,是較可行的方法。

 

(二)韓國實施學士後醫學系的經驗[10,12-15]

 

台灣在1980年代曾經有五所醫學院實施學士後醫學系,招收大學畢業生接受五年的醫學教育,然而因為諸多因素,最後只有高雄醫學大學繼續辦理[11]。由於最近有學者專家在研議實施學士後醫學系的可行性與優缺點,因此在此介紹韓國實施學士後醫學系的經驗,提供讀者參考。

 

南韓有41間醫學院,其中10間是公立,31間是私立,每年有約3500名畢業生。醫學教育的傳統學制為六年制(SEP, standard entry program: 2+4),招收高中畢業生,以KSAT(Korean Scholastic Aptitude Test,包含國語、化學、數學與英語)及小論文來選拔學生。入學後接受兩年的通識與基礎科學課程(general elective courses and basic science courses),兩年的臨床前課程(pre-clinical science courses),與兩年的臨床見習課程(clinical clerkships)。畢業後通過國家考試之後,接受一年的internship與3-4年的resident training。

 

南韓最優秀的高中生皆以醫學系、牙醫學系與法律系等工作穩定的專業科系為目標,較無意願就讀自然科學、工程科學與人文學系。為了達到讓優秀學生在大學時就讀不同科系,以增加不同專業的多元背景;改善醫預科課程(premedical education),引進基礎醫學教育雙學位;吸引更多優秀高中畢業生到自然科學、工程科學等領域,期望能提升國家競爭力;減輕大學入學考試的壓力,讓高中畢業時成績不夠好的學生也有機會進入醫學系等目標,韓國開始實施四年制學士後醫學系。

 

四年制學士後醫學系(GEP, graduate entry program: 4+4)招收大學畢業生,學生必須修過生物學、化學、物理學、統計學,以MEET(Medical Education Eligibility Test)、大學在學成績、英語能力測驗選拔學生。入學後接受一年的基礎科學課程(basic science courses),一年的臨床前課程(pre-clinical science courses),與兩年的臨床見習課程(clinical clerkships)。畢業後通過國家考試之後,接受一年的internship與3-4年的resident training。

 

目前有14間大學採用六年制,15間採用四年制,12間為兩制並行(50%大學畢業生與50%高中畢業生)。原先韓國政府計畫強制全面改為四年制學士後醫學系,但遭受到多所學校反對,原因包括:培育醫師所需的時間變長,女學生的比率增加將導致醫師人力不足,尤其是軍醫,且在科學與工程學院造成醫預科症候群(premedical syndrome)…等等因素。這些學校認為,他們可在傳統的六年學制以改善醫預科教育與實施雙學位制度等方式來因應。

 

韓國醫學教育學會(Korean Association of Medical Colleges, KAMC)與政府同意從2009年開始進行兩個學制的優缺點比較研究,由於第一屆學士後醫學系學生在2009年才剛從醫學院畢業,因此目前資料並不多。在平均年齡方面,四年制學生為27.9歲,六年制為23.6歲;性別方面,四年制有53%為女性,六年制有29%;尚未服兵役的男性方面(韓國為徵兵制國家,男性需服役三年),四年制有31%,六年制有88%。在四年制學生大學就讀的科系方面, 58%為自然科學學院,22%為科學與工程學院,9%為人為與社會科學院。

 

兩個學制的學生在學業成績方面並無統計上的顯著差異,但醫學院的教師們對於四年制學生的滿意度較低。科學與工程學院的教師表示,學士後醫學系制度並無法提升自然科學與工程學學生的專業度,因為學生有醫預科症候群,成績優秀的學生從低年級開始就在準備學士後醫學系入學考試。

 

雖然目前的比較資料不足,但KAMC與韓國政府各有立場,政府希望四年制學士後醫學系成為醫師教育的主流制度,而KAMC認為各校有權利決定是否實施四年制,以及招收四年制學生的比例。因此在2009-2010年舉辦了三場公聽會,但是對於哪一種學制比較適合韓國,意見仍然分歧。

 

韓國實施學士後醫學系的經驗可說是代價昂貴的消耗戰,但也提供他們檢討醫師訓練的寶貴機會,了解影響醫學教育的諸多因素,以及醫學教育機構與社會的關係。

 

參考文獻:

  1. 第42回日本医学教育学会大会
  2. 日本医科大学
  3. 日本医科大学医学部
  4. Maxine A. Papadakis. 海外招請演講Trends in the Assessment of Professionalism. 醫學教育(Medical Education Japan) 2010 Jul;41 suppl.:5.
  5. LCME. Functions and Structure of a Medical School. Standards for Accreditation of Medical Education Programs Leading to the M.D. Degree
  6. Papadakis MA, Teherani A, Banach MA, Knettler TR, Rattner SL, Stern DT, Veloski JJ, Hodgson CS. Disciplinary action by medical boards and prior behavior in medical school. N Engl J Med. 2005 Dec 22;353(25):2673-82.
  7. Teherani A, Hodgson CS, Banach M, Papadakis MA. Domains of unprofessional behavior during medical school associated with future disciplinary action by a state medical board. Acad Med. 2005 Oct;80(10 Suppl):S17-20.
  8. 劉敏、劉克明. 醫學教育與社會責任:培育具專業精神的醫師。戴正德、李明濱編著. 醫師與社會責任。台北:教育部. 2007:105-132.
  9. Hauer KE, Ciccone A, Henzel TR, Katsufrakis P, Miller SH, Norcross WA, Papadakis MA, Irby DM. Remediation of the deficiencies of physicians across the continuum from medical school to practice: a thematic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Acad Med. 2009 Dec;84(12):1822-32. Review.
  10. Jwa-Seop Shin. 日韓醫學教育學會交流招請講演The Experience of Graduate Entry Program in Korea. 醫學教育(Medical Education Japan) 2010 Jul;41 suppl.:6.
  11. 蔡淳娟、林其和、劉克明、賴其萬. 八十年代台灣實施學士後醫學系學制之經驗研究. 醫學教育2008;12(4):225-235.
  12. Kim KJ, Kee C. Reform of medical education in Korea. Med Teach. 2010;32(2):113-7.
  13. Jwa-Seop Shin. Medical Education Programs in Korea. 台灣醫學教育學會98年度會員大會暨學術研討會. 98.10.31.
  14. 奈良信雄(事業推進責任者).「先導的大学改革推進委託事業」「日本におけるメディカルスクール制度の導入課題の検討も含めた 医師養成制度の国際比較と学士編入学の評価に関する調査研究」平成19~20年度 研究成果總括報告書. 全国共同利用施設 東京医科歯科大学医歯学教育システム研究センター. 平成21年3月.
  15. 鈴木利哉,別府正志,吉原桂一,奈良信雄. 学士入学制度調査を中心とした海外諸国における医学教育事情視察調査(第二報) 韓国における医学教育. 『医学教育』40巻・第5号 322-325.